悲剧 / 温情

许三观卖血记

爱不是我多有钱,有多么大的智慧和成就,而是我把一切给你。关键时刻,替你挡风遮雨。

作者:余华

作品简介:

讲述了一个叫许三观的丝厂送茧工在生活困难的年代多次卖血求生的故事。

他第一次卖血是出于好奇,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体结实。

第二次卖血是因为他的大儿子一乐打伤了方铁匠的儿子,他不赔钱,方铁匠就带人拉走了许家的东西,无奈,只好再一次去卖血。

第三次卖血是因为他一直暗中喜欢的女工林芬芳踩上西瓜皮摔断了右脚,他趁虚而入,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为了报答她的好心,让她吃到“肉骨头炖黄豆”,早日痊愈,于是,他走进了医院。

第四次卖血是1958年的“大跃进”、大炼钢和大食堂之后,全民大饥荒,无论他老婆许玉兰怎样精打细算也不能填饱一家人的肚子,他的“嘴巴牙祭”也无济于事,在一家人喝了57天玉米粥之后,又找到了李血头。

第五次卖血是因为下乡当知青的一乐生病了,并将卖血的钱直接给了一乐。

第六次卖血是在刚送走一乐后,二乐所在生产队的队长又来了,为了招待队长,万般无奈的许玉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一次开口求丈夫:“许三观,只好求你再去献一次血了。”

然而,这次卖血却遇到了麻烦,由于“血友”根龙连续卖血后死亡,让他感到了恐惧。

就在这之后不久,二乐背着病重的一乐回来了,为了救一乐,许三观一个上午借到了63元钱,他一边让许玉兰护送一乐去上海,一边再次找到李血头。

可李血头不再理他,他只好拼死一搏,设计好旅行路线,在六个地方上岸,“一路卖着血去上海”。

这一路卖血几乎要了许三观的命。

40年以后,当许三观一家“不再有缺钱的时候”,他又突发奇想,想再卖一次血,可已经没有人要他的血了。

“40年来,每次家里遇到灾祸,他都是靠卖血渡过去的,以后他的血没人要了,家里再有灾祸怎么办?许三观开始哭”

人物介绍:

许三观:

是小说的主人公,他不是通常的世人,而是违反那么一点人之常情的世人。

许三观卖血喂养的别人的儿子,他老婆和别人的儿子。

就是那么一点不循常情,使他成了英雄。像他这样一个俗世中人,纲常伦理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但他却背离了这个常理。

一个小人物的善良、热心、狡猾、盲目乐观、自我满足等种性格体现在他的身上,许三观有着浓厚的喜剧色彩。

许玉兰:

是许三观的妻子,在余华小说中,她是一位有血、有肉、性格鲜明的女性的形象,具有民间女性的特有的性格,面对生活的苦难,她表现出了坚韧跟顽强。

在跟许三观结婚前,许玉兰是一个人称“油条西施”的卖油条的女性。

婚前,她用为数不多的衣服能搭配出迷人的效果。结婚后更加显现出她的精明她的能干。

一个女人能干是一种能力,“撒泼”就是这种能干的附属品,她的撒泼并不是摔盆砸碗,而是坐在自家门槛上号啕大哭,用哭来表达生活的不幸与她内心的哀愁。

但是哭过之后她不会自甘堕落而是选择坚强的去面对。

一乐:

许三观的大儿子,知恩图报,他在知道自己不是许三观的孩子时依然还是一心向着许三观。

他最听许三观的话,他一直在不是许三观亲生孩子的观念下成长。

 

Author

3311364453@qq.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活着

2022年3月25日

浮生六记

2022年3月25日